殷桃版的瘦楊貴妃氣質相當清新,與一般人印象中雍容華貴、豐腴的楊玉環「差很大」吧。(圖/取自網路)

這個五月,大陸哪位美人最紅?答案是楊貴妃。《楊貴妃秘史》正在湖南衛視開播,雖然被網友批評「台詞太現代、劇情太雷人」,但仍創下「全國第一」的收視率(1.11%,同時段最高),也讓「瘦版」楊貴妃──主角殷桃成為「年度視后」,和網友熱搜的明星。

1979 年生的殷桃今年31歲,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官拜「空軍電視藝術中心演員正連職上尉」,一路從配角演到主角,早已被稱為實力派女星。去年7月底,《楊貴妃秘史》公布選角,當時殷桃的出線被批評「不夠肥」,而導演尤小剛則力挺,「怎麼說殷桃不夠圓潤呢?歷史上說楊貴妃肥胖的時候是37歲,我的戲是講的是楊貴妃從少女成長的故事。」

尤小剛執導的《康熙秘史》為鰲拜平反,他則認為楊貴妃沒什麼好翻案的,「楊貴妃沒什麼可平反的,她和歷史上禍國殃民的妃子不一樣,她是一個很好的女人,能歌善舞。最後在馬嵬坡,把國家衰敗的責任推到了她身上。可以說,這是一個知性女人的悲劇命運。」


這個知性女人的悲劇,尤小剛導來極像台灣的「時尚偶像劇」和「本土劇」,第一集就有強姦戲份,台詞也十分口語化,他讓古人口中說出「裸奔」、「蜜月期」,連李白(王洛勇飾)都會調侃房價問題:「老子買不起房,還喝不起酒嗎?」甚至網友也質疑怎麼詩仙成了「怪叔叔」?和唐明皇(黃秋生飾)與楊玉環譜出三角戀?

以下這篇是由雜文家、新華網評論員王若谷投書NOWnews的戲評,提供網友一窺《楊貴妃秘史》如何成為一齣「現代版灰姑娘」的傳奇。


楊貴妃與李白的緋聞真實嗎?(一)
王若谷

由實力派女星殷桃領銜出演的又一部大戲《楊貴妃秘史》已經登陸湖南衛視,看了幾集。感到此次殷桃版的古裝版灰姑娘,褪去了追求奢華的貴妃式膚淺,個性中充滿著善良和親和力。在劇中,殷桃的形象、風格、演技都有令人意外的突破和飛躍,看點很多。

播出首集除了投資大,尺度也大。據悉,一開場氣勢恢弘的場面是該劇最昂貴的一分鐘,花費了一周的時間,光柴油就燒了兩噸,還用了100匹馬,800個人衝鋒才換來50秒的畫面。此外,首集還有強暴戲份,「海藻」李念飾演的楊貴妃生母樂奴由於過於單純軟弱,數度被「色狼」污辱,最終奮而投入火海自盡身亡。

雖然導演尤小剛說,為了照顧80後、90後的觀眾,加入很多新元素,但其現代化的臺詞卻讓觀眾不大吃得消。《楊貴妃秘史》的片花曝光後,網友戲稱該劇是一部穿著古裝外衣的現代劇。「蹭飯吃」、「裸奔」、「蜜月期」等現代臺詞屢見不鮮,李白甚至很有先見之明地調侃起當今房價,「老子買不起房,還喝不起酒嗎?」

應該說,這是一部拍給現代人看的披著古裝劇外衣的平民偶像劇。臺詞很幽默,思維很現代,因此創下收視率新高,受到歡迎,是不奇怪的,但是收視好並不能掩蓋觀眾發出的質疑。

有人說,殷桃版楊貴妃缺少雍容氣質,楊貴妃怎麼會出身苦命有三個爹?有人說,楊玉環李白李隆基怎麼還要上演三角戀?……面對這些質疑,導演尤小剛一一作出了回應。尤小剛說,他沒有拿以前影視作品裏的楊貴妃作參照。而且坦言,「鄰家女孩」正是他想要的效果,他的《楊貴妃秘史》其實是要講一個灰姑娘的故事,而「殷桃很好地抓住了楊玉環謎一般的身世、水一樣的女孩、雲一般的命運」。不過,王洛勇所飾演的「滄桑版」李白,卻沒有那麼幸運,不但被觀眾指其形象、氣質不符,有網友還戲稱這個李白分明是誘騙小玉環的「怪叔叔」。哈哈!網友確實眼力非凡。

10歲那年,在奸人迫害下,一個女孩接連失去了雙親,也提前結束了自己的童年,從此過上寄人籬下的艱難生活。在唯利是圖的伯父家,倒尿盆、掃庭院、做飯,成了每天必做的功課不說,還要忍受百般刁難。這就是《楊貴妃秘史》裏為觀眾描述的一段令人心酸的美人前傳,「楊貴妃原來是個苦孩子啊!」觀眾大跌眼鏡。

那個在索橋上大吼著「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出場的詩仙李白,一副古道熱腸大俠模樣,喝酒、作詩、鬥雞、吵架,樣樣玩得轉,甚至在秦娥樓還藏著一位貌若天仙的紅顏知己,這個李白早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那個近乎神的詩仙了。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貴妃和李白的曖昧緋聞關係。楊玉環和李隆基、李白這兩個「超級男人」三人一起上演了一場「三角戀」的戲劇。劇中這些頗具戲劇性的情節安排,讓這部戲劇一下子生動起來鮮活起來。

這是胡亂編造向壁虛構呢,還是符合歷史真實的呢?成為許多觀眾心中久久揮之不去的疑問。

唐朝浪漫派大文豪李白是中小學課本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詩人,在大家心目中普遍的印象是:飄逸、灑脫、豪邁。李白是我國文學史上繼屈原之後又一偉大浪漫主義詩人。他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他的詩歌的光芒,照亮了中國千年歷史的星空。他既是一個豪氣滿懷的天才詩人,又兼有遊俠、劍客、隱士、道人、策士的氣質,是一個有著豐富層次感的人物,有著無數可以歌頌和描寫的事蹟。李白在這部「秘史」劇中不僅只是一片綠葉的價值,他的出現,讓這部戲一下子鮮活起來。有人搖頭感歎:「李白呀李白,您當日寫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詩句時,是何等的傲岸不羈,可歎千年後您的後人卻硬要你拜倒在一個女人的石榴裙下,可笑,可歎!」

我以為,我們不必要大驚小怪,這其實是對於歷史真實和藝術真實不夠瞭解而產生的疑問。

「聽說李白和楊玉環還有感情戲?」對於「三角戀」質疑,尤小剛趕緊糾正:「劇中李白俠肝義膽,他對楊玉環的感情其實是如父如兄的。」導演尤小剛不以為然:「劇情的確安排了楊父離世之時,將10歲的楊玉環託付給正上蜀道的李白,李白亦兄亦父的照顧,的確讓楊玉環心生愛意,但李白對楊玉環則是一種超脫男女之情的大愛。」

至於李白和楊貴妃的那段感情戲,尤小剛哈哈一笑後,「得意」地說:「這段戲是合理想像,歷史上沒有,歷史學家也沒法跳出來說話。不這樣『鑽空子』創作,秘史一部就寫不出來啊!」「我對一切既尊重歷史又創新的藝術都贊同。」尤小剛表示,自己不想當老學究,更不想說些帶棺材味兒的話。

我以為,尤小剛其實不必那麼緊張,楊貴妃與李白的緋聞關係不僅符合藝術真實,我看也並不違背歷史真實。<是個苦孩子啊!」觀眾大跌眼鏡。

那個在索橋上大吼著「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出場的詩仙李白,一副古道熱腸大俠模樣,喝酒、作詩、鬥雞、吵架,樣樣玩得轉,甚至在秦娥樓還藏著一位貌若天仙的紅顏知己,這個李白早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那個近乎神的詩仙了。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貴妃和李白的曖昧緋聞關係。楊玉環和李隆基、李白這兩個「超級男人」三人一起上演了一場「三角戀」的戲劇。劇中這些頗具戲劇性的情節安排,讓這部戲劇一下子生動起來鮮活起來。

這是胡亂編造向壁虛構呢,還是符合歷史真實的呢?成為許多觀眾心中久久揮之不去的疑問。

唐朝浪漫派大文豪李白是中小學課本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詩人,在大家心目中普遍的印象是:飄逸、灑脫、豪邁。李白是我國文學史上繼屈原之後又一偉大浪漫主義詩人。他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他的詩歌的光芒,照亮了中國千年歷史的星空。他既是一個豪氣滿懷的天才詩人,又兼有遊俠、劍客、隱士、道人、策士的氣質,是一個有著豐富層次感的人物,有著無數可以歌頌和描寫的事蹟。李白在這部「秘史」劇中不僅只是一片綠葉的價值,他的出現,讓這部戲一下子鮮活起來。有人搖頭感歎:「李白呀李白,您當日寫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詩句時,是何等的傲岸不羈,可歎千年後您的後人卻硬要你拜倒在一個女人的石榴裙下,可笑,可歎!」

我以為,我們不必要大驚小怪,這其實是對於歷史真實和藝術真實不夠瞭解而產生的疑問。

「聽說李白和楊玉環還有感情戲?」對於「三角戀」質疑,尤小剛趕緊糾正:「劇中李白俠肝義膽,他對楊玉環的感情其實是如父如兄的。」導演尤小剛不以為然:「劇情的確安排了楊父離世之時,將10歲的楊玉環託付給正上蜀道的李白,李白亦兄亦父的照顧,的確讓楊玉環心生愛意,但李白對楊玉環則是一種超脫男女之情的大愛。」

至於李白和楊貴妃的那段感情戲,尤小剛哈哈一笑後,「得意」地說:「這段戲是合理想像,歷史上沒有,歷史學家也沒法跳出來說話。不這樣『鑽空子』創作,秘史一部就寫不出來啊!」「我對一切既尊重歷史又創新的藝術都贊同。」尤小剛表示,自己不想當老學究,更不想說些帶棺材味兒的話。

我以為,尤小剛其實不必那麼緊張,楊貴妃與李白的緋聞關係不僅符合藝術真實,我看也並不違背歷史真實。

李白和楊玉環

這部在劇情、臺詞、選角等方面都比以往的眾多版本「楊貴妃」均有所顛覆的電視劇,開播前後已雷聲一片。在劇情當中,李白、杜甫、賀知章這三位盛唐三大文豪,三大超級男人,不僅成了花天酒地的公子哥,甚至大玩「行為藝術」,三人集體裸奔,令觀眾禁不住感歎編劇尺度之大,盛唐開放之風氣,後人實在已難望其項背。

《楊貴妃秘史》「臺詞很雷很現代」、「貴妃出浴很香豔」、「黃秋生炮轟導演尤小剛」等事件,讓該劇一直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但在這些話題冷卻之後,《楊貴妃秘史》其實最大看點還是在劇中以殷桃為核心展開的紛繁複雜的感情戲。

從李白、壽王到唐玄宗、安祿山,本來只是一名平凡女子的楊玉環不斷遇見生命中對自己有特殊意義的男子,他們或是天才大才子或是君王,個性相差甚遠卻都同楊玉環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緣。此次,殷桃獨挑大樑成為劇中當之無愧的靈魂人物,展示楊玉環許多不為人知的情感故事,一波三折的情節推進,帶領觀眾一步步進入楊貴妃的一段不平凡的人生故事,成為全劇最大亮點。

這部戲中,上演了一場與丈夫壽王、詩仙李白、玄宗皇帝這三個超級男人對楊玉環的爭奪戰。

其實,偉大唐朝詩人李白不僅與楊玉環有緋聞嫌疑,而且與赫赫有名的唐朝玉真公主,也有著那麼一段非常真真切切的緋聞關係---而且,早就超出所謂緋聞,進入實質性的階段了。

唐代詩人受道教影響深刻,一些皇室成員也受其影響。唐玄宗之妹玉真公主就曾在青城山修煉;李白自敍「與逸人東嚴子隱于岷山之陽(即青城山)」,「東嚴子」就是與他「弱齡」訂交、結為「異姓天倫」的道友元丹丘;他們三人在青城山結識,故後來李、元二人均由玉真公主推薦入朝。

李白《玉真仙人詞》:「玉真之仙人,時往太華峰。清晨鳴天鼓,飆欻騰雙龍。弄電不輟手,行雲本無蹤。幾時入少室,王母應相逢。」就是李白在開元十七年時,和玉真公主見面時所作。「鳴天鼓」、「騰雙龍」、「弄電行雲」之類的,把玉真公主寫得那麼神,像九天玄女一般浪漫,比起王維那篇《奉和聖制幸玉真公主山莊因題石壁十韻之作應制》:「碧落風煙外,瑤台道路賒。如何連帝苑,別自有仙家。此地回鸞駕,綠溪轉翠華。洞中開日月,窗裏發雲霞。庭養沖天鶴,溪流上漢查。種田生白玉br />
李白和楊玉環

這部在劇情、臺詞、選角等方面都比以往的眾多版本「楊貴妃」均有所顛覆的電視劇,開播前後已雷聲一片。在劇情當中,李白、杜甫、賀知章這三位盛唐三大文豪,三大超級男人,不僅成了花天酒地的公子哥,甚至大玩「行為藝術」,三人集體裸奔,令觀眾禁不住感歎編劇尺度之大,盛唐開放之風氣,後人實在已難望其項背。

《楊貴妃秘史》「臺詞很雷很現代」、「貴妃出浴很香豔」、「黃秋生炮轟導演尤小剛」等事件,讓該劇一直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但在這些話題冷卻之後,《楊貴妃秘史》其實最大看點還是在劇中以殷桃為核心展開的紛繁複雜的感情戲。

從李白、壽王到唐玄宗、安祿山,本來只是一名平凡女子的楊玉環不斷遇見生命中對自己有特殊意義的男子,他們或是天才大才子或是君王,個性相差甚遠卻都同楊玉環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緣。此次,殷桃獨挑大樑成為劇中當之無愧的靈魂人物,展示楊玉環許多不為人知的情感故事,一波三折的情節推進,帶領觀眾一步步進入楊貴妃的一段不平凡的人生故事,成為全劇最大亮點。

這部戲中,上演了一場與丈夫壽王、詩仙李白、玄宗皇帝這三個超級男人對楊玉環的爭奪戰。

其實,偉大唐朝詩人李白不僅與楊玉環有緋聞嫌疑,而且與赫赫有名的唐朝玉真公主,也有著那麼一段非常真真切切的緋聞關係---而且,早就超出所謂緋聞,進入實質性的階段了。

唐代詩人受道教影響深刻,一些皇室成員也受其影響。唐玄宗之妹玉真公主就曾在青城山修煉;李白自敍「與逸人東嚴子隱于岷山之陽(即青城山)」,「東嚴子」就是與他「弱齡」訂交、結為「異姓天倫」的道友元丹丘;他們三人在青城山結識,故後來李、元二人均由玉真公主推薦入朝。

李白《玉真仙人詞》:「玉真之仙人,時往太華峰。清晨鳴天鼓,飆欻騰雙龍。弄電不輟手,行雲本無蹤。幾時入少室,王母應相逢。」就是李白在開元十七年時,和玉真公主見面時所作。「鳴天鼓」、「騰雙龍」、「弄電行雲」之類的,把玉真公主寫得那麼神,像九天玄女一般浪漫,比起王維那篇《奉和聖制幸玉真公主山莊因題石壁十韻之作應制》:「碧落風煙外,瑤台道路賒。如何連帝苑,別自有仙家。此地回鸞駕,綠溪轉翠華。洞中開日月,窗裏發雲霞。庭養沖天鶴,溪流上漢查。種田生白玉br />
李白和楊玉環

這部在劇情、臺詞、選角等方面都比以往的眾多版本「楊貴妃」均有所顛覆的電視劇,開播前後已雷聲一片。在劇情當中,李白、杜甫、賀知章這三位盛唐三大文豪,三大超級男人,不僅成了花天酒地的公子哥,甚至大玩「行為藝術」,三人集體裸奔,令觀眾禁不住感歎編劇尺度之大,盛唐開放之風氣,後人實在已難望其項背。

《楊貴妃秘史》「臺詞很雷很現代」、「貴妃出浴很香豔」、「黃秋生炮轟導演尤小剛」等事件,讓該劇一直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但在這些話題冷卻之後,《楊貴妃秘史》其實最大看點還是在劇中以殷桃為核心展開的紛繁複雜的感情戲。

從李白、壽王到唐玄宗、安祿山,本來只是一名平凡女子的楊玉環不斷遇見生命中對自己有特殊意義的男子,他們或是天才大才子或是君王,個性相差甚遠卻都同楊玉環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緣。此次,殷桃獨挑大樑成為劇中當之無愧的靈魂人物,展示楊玉環許多不為人知的情感故事,一波三折的情節推進,帶領觀眾一步步進入楊貴妃的一段不平凡的人生故事,成為全劇最大亮點。

這部戲中,上演了一場與丈夫壽王、詩仙李白、玄宗皇帝這三個超級男人對楊玉環的爭奪戰。

其實,偉大唐朝詩人李白不僅與楊玉環有緋聞嫌疑,而且與赫赫有名的唐朝玉真公主,也有著那麼一段非常真真切切的緋聞關係---而且,早就超出所謂緋聞,進入實質性的階段了。

唐代詩人受道教影響深刻,一些皇室成員也受其影響。唐玄宗之妹玉真公主就曾在青城山修煉;李白自敍「與逸人東嚴子隱于岷山之陽(即青城山)」,「東嚴子」就是與他「弱齡」訂交、結為「異姓天倫」的道友元丹丘;他們三人在青城山結識,故後來李、元二人均由玉真公主推薦入朝。

李白《玉真仙人詞》:「玉真之仙人,時往太華峰。清晨鳴天鼓,飆欻騰雙龍。弄電不輟手,行雲本無蹤。幾時入少室,王母應相逢。」就是李白在開元十七年時,和玉真公主見面時所作。「鳴天鼓」、「騰雙龍」、「弄電行雲」之類的,把玉真公主寫得那麼神,像九天玄女一般浪漫,比起王維那篇《奉和聖制幸玉真公主山莊因題石壁十韻之作應制》:「碧落風煙外,瑤台道路賒。如何連帝苑,別自有仙家。此地回鸞駕,綠溪轉翠華。洞中開日月,窗裏發雲霞。庭養沖天鶴,溪流上漢查。種田生白玉,泥灶化丹砂。穀靜泉逾響,山深日易斜。禦羹和石髓,香飯進胡麻。大道今無外,長生詎有涯。還瞻九霄上,來往五雲車。」顯然要浪漫得多了。太白本性桀驁不馴,生來就是個飛揚跳脫、風流多情的人物,不像王維那樣內向靦腆。後來玉真公主曾經一度冷落王維,可能應該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吧?

因此,當李白和玉真公主相遇後,如同風箏遇上春天的可風,肯定會發生一些故事。只是事不湊巧,開元十七年時,王維正好也回到了長安,而且很可能就正是他回心轉意,和玉真公主生活在一起的時候。

在濟州熬了四年多後,王維終於熬不住,辭去了在濟州的官職,潛回長安。但他在長安閒居了七八年,根本沒能得到實授什麼官職。於是有了開元十七年的另一個故事。當時孟浩然到長安來找差事,他和王維意氣相投。孟浩然和王維正聊天兒,突然唐玄宗就駕到了,嚇得孟浩然趕緊鑽到床底下去了。後來唐玄宗也沒有生氣,還讓孟浩然吟詩。

按理說,孟浩然和王維是朋友,一起談談詩文,何至要往床底下鑽?皇帝就有那麼可怕嗎?人家還削尖了腦袋找機會拜見呢,你大大方方地讓王維引見一下不正中下懷?再者,皇帝為何突然到王維家去串門?而且皇帝還像是學生公寓裏查宿舍衛生似的,來個突然襲擊,因此有人斷定,王維此時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處,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這天正好公主不在,王維就私自請了他來,所以皇帝一來,他才嚇得趕忙朝床底下鑽……

李白和王維同歲,文才旗鼓相當,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歷史文獻中卻找不到一星半點有關他們之間友誼的記載,我想答案也許就在這裏,——王維和李白其實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這層情敵關係,不爭風吃醋可能就有些不容易。是不是?
  
李白嗜酒,在玉真公主那兒,李白必定做不到有酒不喝,時常爛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裏,肯定漸漸不如常常和她花間彈曲、鏡前寫真、黃昏聯句、清晨畫眉的王維更可人吧。

不知是詩起了作用,還是玉真公主對李白仍難忘舊情。到了天寶年間,玉真公主又對王維漸漸疏遠。王維一生情境清寂自苦,在妻子死後,孤居三十年不再續娶,實在罕見。王維學佛,這學佛未必就像出家人一樣完全四大皆空,白居易不也是一邊誦經拜佛,一邊左手摟著「楊柳腰」小蠻,右手抱著「櫻桃口」樊素麼?其中種種原,泥灶化丹砂。穀靜泉逾響,山深日易斜。禦羹和石髓,香飯進胡麻。大道今無外,長生詎有涯。還瞻九霄上,來往五雲車。」顯然要浪漫得多了。太白本性桀驁不馴,生來就是個飛揚跳脫、風流多情的人物,不像王維那樣內向靦腆。後來玉真公主曾經一度冷落王維,可能應該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吧?

因此,當李白和玉真公主相遇後,如同風箏遇上春天的可風,肯定會發生一些故事。只是事不湊巧,開元十七年時,王維正好也回到了長安,而且很可能就正是他回心轉意,和玉真公主生活在一起的時候。

在濟州熬了四年多後,王維終於熬不住,辭去了在濟州的官職,潛回長安。但他在長安閒居了七八年,根本沒能得到實授什麼官職。於是有了開元十七年的另一個故事。當時孟浩然到長安來找差事,他和王維意氣相投。孟浩然和王維正聊天兒,突然唐玄宗就駕到了,嚇得孟浩然趕緊鑽到床底下去了。後來唐玄宗也沒有生氣,還讓孟浩然吟詩。

按理說,孟浩然和王維是朋友,一起談談詩文,何至要往床底下鑽?皇帝就有那麼可怕嗎?人家還削尖了腦袋找機會拜見呢,你大大方方地讓王維引見一下不正中下懷?再者,皇帝為何突然到王維家去串門?而且皇帝還像是學生公寓裏查宿舍衛生似的,來個突然襲擊,因此有人斷定,王維此時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處,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這天正好公主不在,王維就私自請了他來,所以皇帝一來,他才嚇得趕忙朝床底下鑽……

李白和王維同歲,文才旗鼓相當,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歷史文獻中卻找不到一星半點有關他們之間友誼的記載,我想答案也許就在這裏,——王維和李白其實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這層情敵關係,不爭風吃醋可能就有些不容易。是不是?
  
李白嗜酒,在玉真公主那兒,李白必定做不到有酒不喝,時常爛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裏,肯定漸漸不如常常和她花間彈曲、鏡前寫真、黃昏聯句、清晨畫眉的王維更可人吧。

不知是詩起了作用,還是玉真公主對李白仍難忘舊情。到了天寶年間,玉真公主又對王維漸漸疏遠。王維一生情境清寂自苦,在妻子死後,孤居三十年不再續娶,實在罕見。王維學佛,這學佛未必就像出家人一樣完全四大皆空,白居易不也是一邊誦經拜佛,一邊左手摟著「楊柳腰」小蠻,右手抱著「櫻桃口」樊素麼?其中種種原,泥灶化丹砂。穀靜泉逾響,山深日易斜。禦羹和石髓,香飯進胡麻。大道今無外,長生詎有涯。還瞻九霄上,來往五雲車。」顯然要浪漫得多了。太白本性桀驁不馴,生來就是個飛揚跳脫、風流多情的人物,不像王維那樣內向靦腆。後來玉真公主曾經一度冷落王維,可能應該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吧?

因此,當李白和玉真公主相遇後,如同風箏遇上春天的可風,肯定會發生一些故事。只是事不湊巧,開元十七年時,王維正好也回到了長安,而且很可能就正是他回心轉意,和玉真公主生活在一起的時候。

在濟州熬了四年多後,王維終於熬不住,辭去了在濟州的官職,潛回長安。但他在長安閒居了七八年,根本沒能得到實授什麼官職。於是有了開元十七年的另一個故事。當時孟浩然到長安來找差事,他和王維意氣相投。孟浩然和王維正聊天兒,突然唐玄宗就駕到了,嚇得孟浩然趕緊鑽到床底下去了。後來唐玄宗也沒有生氣,還讓孟浩然吟詩。

按理說,孟浩然和王維是朋友,一起談談詩文,何至要往床底下鑽?皇帝就有那麼可怕嗎?人家還削尖了腦袋找機會拜見呢,你大大方方地讓王維引見一下不正中下懷?再者,皇帝為何突然到王維家去串門?而且皇帝還像是學生公寓裏查宿舍衛生似的,來個突然襲擊,因此有人斷定,王維此時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處,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這天正好公主不在,王維就私自請了他來,所以皇帝一來,他才嚇得趕忙朝床底下鑽……

李白和王維同歲,文才旗鼓相當,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歷史文獻中卻找不到一星半點有關他們之間友誼的記載,我想答案也許就在這裏,——王維和李白其實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這層情敵關係,不爭風吃醋可能就有些不容易。是不是?
  
李白嗜酒,在玉真公主那兒,李白必定做不到有酒不喝,時常爛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裏,肯定漸漸不如常常和她花間彈曲、鏡前寫真、黃昏聯句、清晨畫眉的王維更可人吧。

不知是詩起了作用,還是玉真公主對李白仍難忘舊情。到了天寶年間,玉真公主又對王維漸漸疏遠。王維一生情境清寂自苦,在妻子死後,孤居三十年不再續娶,實在罕見。王維學佛,這學佛未必就像出家人一樣完全四大皆空,白居易不也是一邊誦經拜佛,一邊左手摟著「楊柳腰」小蠻,右手抱著「櫻桃口」樊素麼?其中種種原因,不便揣測。我們只知道王維心中一直是存在著一種苦悶的。「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空門何處銷」,不知王維是不是因為這難以啟齒的羞辱之事,他內心才一直處在懺悔中,尋求著解脫?

而此時,在玉真公主的大力推薦下,玄宗宣李白入京,封他為翰林學士,並曾有「御手調羹,龍巾拭吐」之寵。但李白李白,「天子呼來不上船」,整天醉得昏天黑地,天子都叫不醒,公主恐怕也叫不動他。不僅這樣,李白和同僚間的關係也搞不好,得罪了高力士等人,於是天寶三年,唐玄宗只好將他「賜金放還」。但玉真公主堅決不同意,賭氣對玄宗說:「那將我的公主名號去掉吧,包括封邑中的財賦,也都去掉。」玄宗有了楊貴妃在側,顧及不上這個妹妹,於是聽任她去除名號,散財修道。玉真公主於是真的離開京城,遠去安徽宣城修道……

李白有一首廣為流傳的詩:「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李白在這首詩中在意的其實不是風景,不是在山,而是在人,在玉真公主也。玉真公主後來正是在安徽敬亭山上修煉,所以李白從夜郎地流放回來,每日對著敬亭山,相看不厭,心馳神往。李白終其一生,都對玉真公主充滿愛慕之情。這不,不求同年生,但求同年死。西元 762年,玉真公主去世,時年七十多歲,葬於敬亭山。李白也于同一年死於敬亭山下的當塗縣。


殷 桃 飾演 楊貴妃


石小群 飾演因,不便揣測。我們只知道王維心中一直是存在著一種苦悶的。「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空門何處銷」,不知王維是不是因為這難以啟齒的羞辱之事,他內心才一直處在懺悔中,尋求著解脫?

而此時,在玉真公主的大力推薦下,玄宗宣李白入京,封他為翰林學士,並曾有「御手調羹,龍巾拭吐」之寵。但李白李白,「天子呼來不上船」,整天醉得昏天黑地,天子都叫不醒,公主恐怕也叫不動他。不僅這樣,李白和同僚間的關係也搞不好,得罪了高力士等人,於是天寶三年,唐玄宗只好將他「賜金放還」。但玉真公主堅決不同意,賭氣對玄宗說:「那將我的公主名號去掉吧,包括封邑中的財賦,也都去掉。」玄宗有了楊貴妃在側,顧及不上這個妹妹,於是聽任她去除名號,散財修道。玉真公主於是真的離開京城,遠去安徽宣城修道……

李白有一首廣為流傳的詩:「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李白在這首詩中在意的其實不是風景,不是在山,而是在人,在玉真公主也。玉真公主後來正是在安徽敬亭山上修煉,所以李白從夜郎地流放回來,每日對著敬亭山,相看不厭,心馳神往。李白終其一生,都對玉真公主充滿愛慕之情。這不,不求同年生,但求同年死。西元762年,玉真公主去世,時年七十多歲,葬於敬亭山。李白也于同一年死於敬亭山下的當塗縣。

呵呵!這就是偉大詩仙李白與高貴玉真公主之間的生死戀情,千年不朽,驚心動魄!
本內容引用自:http://beauty5i0.com/?load=read&id=1104

正妹情報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